滚动新闻:
首页 >> 遗产继承

伤者被送殡仪馆冷藏事件医生称抢救无意义

来源: 时间:2018-09-30 19:04:57

“伤者被送殡仪馆冷藏”事件医生称抢救无意义

我认为(张厚明)是不需要再进行抢救了,而另一个伤者被救活的希望更大,两者选择,应该是急救生还希望更大的一个。——出诊医生石凌《南方都市报》供图   昨天,四川内江市委、市政府召开“1·8”交通事故引发医疗争议紧急会议,通报事故处理最新进展情况:经内江市政府与死者张厚明家属沟通,死者亲属同意进行尸检和司法鉴定。

此前一天,第一次判定张厚明“死亡”的内江市中医院急诊科医生石凌首次承认,当时判定张厚明死亡的主要依据是心跳等5项死亡判定标准,但没有按照要求进行抢救,一个重要原因是另一伤者张海波“救活的希望更大一些”。

>>医生讲述

选择急救有回应者

11日下午,第一次救治张厚明并判定其“死亡”的内江市中医院急救医生石凌向讲述了整个救治过程。

石凌说,内江市中医院8日下午3点10分接到120中心,3点12分救护车出发,但是在高速公路上遭遇堵车,原因是当时高速路上发生了另外一起交通事故。根据内江市中医院120接诊记录,石凌跟她的同事3点12分出发,4点22分到达事故现场,耗时70分钟。而几次打车前往事故现场,出租车司机用时在30分钟左右。

此时,张厚明侧卧在马路边,流血已凝固。石凌说,当时发现张厚明出血很多,对于呼叫没有反应,但是马路中间的伤者(张海波,张厚明之子)对于呼叫有应答,便协同其他医生对其进行包扎、输液等抢救,之后,返回张厚明身边再次进行检查。

抢救张厚明已没意义

按照石凌的描述,她摸张厚明的颈动脉无反应,心跳停止,无脉搏,血压为零,并做了心电图,显示为等电位线,从而判定张厚明死亡。

据事发现场目击者刘松柏和尤先生回忆,当时一名女医生(石凌)给伤者做了心电图,之后张厚明被抬到边上的一辆中型巴士上。整个过程中,女医生并未对张厚明采取任何急救措施。

对此,石凌承认,当时的确没有对伤者做过任何的急救措施,因为她认为,伤者的伤情很重,心跳、脉搏等指标均显示其已“死亡”,“另一个就是,当时还有另外一个需要急救的伤者,就没有再对张厚明做进一步的急救”。

石凌说,在这种情况下,去抢救张厚明已经没有意义,“我认为是不需要再进行抢救了,即便再进行救治,不说是100%,至少被救活的希望渺茫,而另一个伤者被救活的希望更大,两者选择,应该是急救生还希望更大的一个。”

判断没有任何问题

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急诊科主任史忠说,通常情况下,在判定伤者失去心跳等生命特征后,对其再做半个小时的急救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也是业内行规,“当然,医生可以根据现场的情况自行判断”。

内江市中医院刘姓常务副院长在接受采访时强调,对失去生命特征的伤者再进行半个小时的急救,是医院对急诊医生的硬性规定,但是当问及为何石凌放弃对张厚明的急救时,他说,“这个就不接受采访了吧”,说完转身离开。

对于自己判定的张厚明第一次“死亡”,石凌多次强调,“判断没有任何问题”。而对于张厚明被送到殡仪馆后仍有心跳脉搏并被再次急救一事,石凌说,“这个还有待于专家的认定,我就不好发表评论了”。

石凌说,她从事急诊工作已有6年时间,“1·8”交通事故发生后,给她的生活、工作均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事件进展

死者家属同意尸检

昨天下午4点,内江市委、市政府召开“1·8”交通事故引发医疗争议紧急会议,内江市通报称:截至昨天下午,经内江市政府8次与死者家属对话沟通后,张厚明家属同意进行尸检和司法鉴定。同时,死者家属提出春节前一次解决此问题的要求,政府认为合情合理,应尽快解决。为客观、公正查清张厚明死因,建议由卫生部门协调相关单位,将尸检和司法鉴定合并同时进行。

目前,调查小组主要负责人已更换,组长由之前的市委常委换成现在的内江市纪委书记王志平。对于司法鉴定一事,王志平说,法医鉴定最好由市卫生局和死者家属共同委托省级司法机构进行,法院可先期介入派人协助,鉴定费用全由政府出。

昨天,为给全国媒体营造规范、宽松的采访环境,内江市委外宣办、市政府办主任林武对涉及此事的卫生、公安、民政、市中区和东兴区等相关单位和部门,明确要求:凡手持市委宣传部介绍信和证的媒体,相关单位要确定一名发言人对口接受媒体采访,及时准确介绍相关情况,不得拒绝和推诿。

内江市宣传部长黄忠指出:从今天起实行“1·8”事故引发医疗争议的发布会制度,向社会和媒体及时通报事故处理情况。会上,关于“能否请内江市委宣传部将相关部门处理此事的最新进展情况,及时汇总后每天向媒体通报”的建议被采纳。

家属聘律师拟起诉

昨天,张厚明家属已经委托重庆周立太律师事务所周立太、张艺帆两位律师作为代理人,拟向内江市中医院及殡仪馆提起民事诉讼。

周立太律师说,认真研究“1·8”交通事故后,发觉不但内江市中医院负有,青龙山殡仪馆也存在工作疏漏,“正是这些单位的接连疏漏,才导致了张厚明被一而再延时抢救”,鉴于此,将以医院和殡仪馆有过错提起民事诉讼。

周立太说,张厚明在“冰棺中死而复生”,说明内江市中医院第一次的死亡判断是有过错的。同时,青龙山殡仪馆也存在过错,因为根据殡葬管理条例及遗体火化管理规定,殡仪馆在接收尸体时有登记手续,要有运送方的遗体死亡证明。但从目前的调查结果看,运送方并没有张厚明的死亡证明,殡仪馆也没有对遗体做必要检查,“如果殡仪馆严格按照遗体管理规定,也能早点发现张厚明没有死亡的事实。”

>>调查

肇事单位运走“死者遗体”

昨天,负责事故现场处理的内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中队长赵晓林承认,在120急诊医生确定张厚明“死亡”后,他并未按规定联系殡仪馆车辆前来拉走遗体,而是让肇事方公交公司车辆自行运走,并称“这是按现场的情况决定的”。

肇事方拉走“死者”

赵晓林和两位同事是“1·8”交通事故的现场处理者。他说,因为当时堵车严重,他们在接警1小时后到达现场,当时120救护车已经到达。

在现场,急诊医生正在对一名伤者进行包扎,另一名伤者被宣告死亡。此时,肇事方——内江市公交公司的人员也在现场,并有其它该公司的车辆在场。

赵晓林说,公交公司的工作人员向他索要了殡仪馆,在与殡仪馆沟通后告诉他,因为堵车,殡仪馆的车辆过不来,“于是,我就让公交公司的车辆将死者遗体送往殡仪馆”。

赵晓林回忆,当时是公交公司的人将死者遗体抬到车上。有人说,他们开始想把遗体抬到后备厢里,被群众喝止,“其实是误会,开后备厢只是拿工具”。

此前,事发现场的目击者护路工邱水生说,“当时是把人放在车后备厢里”,遭到众多围观者反对,大家认为伤者未必已经死亡,怎么可以放到后备厢里,于是,张厚明被抬到公交车中。

官方调查“遗体”失踪

此前有媒体质疑,张厚明的“遗体”失踪了两个多小时。赵晓林说,运送张厚明的公交公司车辆于8日下午4点30分左右从事故现场出发,大概于6点50分左右到达青龙山殡仪馆,用了两个多小时。后来他们询问了公交公司,对方的解释是“堵车,多绕了几十公里的路”。中途,他也曾给公交公司的司机打过两次,对方直到晚7点才告诉他,死者的遗体已经送达殡仪馆。

内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大队长赵西说,交通意外死亡的死者遗体应放在有资质存放尸体的地方,通常是殡仪馆的车辆来运送。赵晓林承认,在整个过程中,他并没有打通知殡仪馆,而是让公交公司的车辆运送“遗体”,“究竟是谁跟殡仪馆联系的我不清楚,按规定应该是现场交警”。

对于张厚明失踪两个多小时,内江市委曹副秘书长说,现在调查小组也正在调查此事,如果发现这其中相关人员或单位有违规违法行为,一定会追究相关人员的。

>>相关

警方欲进病房询问车祸伤者

11日下午4时许,内江市警方派出两名警察到内江市中医院,欲对仍在ICU重症监护病房的伤者张海波进行事故调查,遭到张家强烈反对。

一名警察告诉,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警方要对伤者进行取证以了解现场情况,也是为了弄清事故真相。张家反对的原因是,张海波仍在重症监护室,其家人也只能每天下午4点半探望半个小时。

内江市中医院刘姓副院长说,张海波病情仍很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张海波现在仍无法说话,他与家人的交流主要借助手写,在他写给家人的本子上看到:我爸爸怎么样了?我好难受啊!拿妹妹的,拍爸爸(相片)来看看……

对此,问前来询问的警察是否知道张海波的病情,该警察反问,“你觉得我知道不知道呢?”他说,警方也想尽早弄清案情真相,早日还张家人一个公道,“我们的做法,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我们头上的国徽。”

张海波的妻子一直守候在医院,她说,当时警察来到医院就直接要进入ICU病房,询问张海波情况。“前一天更凶,我们阻止时,他还大喊,‘哪个地方不能进去?我们哪个地方不可以走?’”

最后,该行动被内江市委曹副秘书长制止。当时,正好在曹副秘书长身边,他正与张厚明家属协商,他告诉张家亲属,“警察不是去取证,是怕张海波受到打扰,是去保护他的。”对此回答,张家亲属一度鼓掌表示感激。

家属想看遗体警方未予同意

昨天中午,张厚明的女儿张海莲曾到青龙山殡仪馆欲看父亲遗体,被拒绝。现场警察说,家属要看张厚明遗体,需要有“1·8”事故调查组人员陪同,“否则任何人不得见”。而殡仪馆工作人员始终没有露面。

据内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直属一大队大队长赵西透露,内江警方介入此事是在家属将张厚明从殡仪馆抬出之后,“因为当时殡仪馆拨打了110,说有人从殡仪馆抢走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