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工程建筑

广州最残忍黑帮老大伍志坚系的哥出身

来源: 时间:2019-02-05 00:35:02

广州最残忍黑帮老大伍志坚系的哥出身

为求情老幼齐上阵 黑老大之母反侦能力不逊儿子

黑老大母亲爆儿子身世 最初开出租车,后与弟弟开公司,为土生土长广州人

信息时报讯 ( 魏徽徽 何剑辉) 有“广州近十年最凶残黑社会团伙”之称的伍氏兄弟涉毒涉黑案,昨日连审四天后终于结束了庭审。伍志坚以自首立功求轻判,颇具戏剧性的是,众马仔为获从轻判决,集体“跳水”指认伍志坚。而昨日,伍氏兄弟70多岁的母亲首次现身庭审,她目前租房独居荔湾逢源路,并透露儿子是“的哥”出身。试图了解更多时,其母亲的反侦察能力不亚于儿子,在荔湾的小巷子里左拐右拐,硬是将本报和另一家媒体的甩掉。该案将择日宣判。

黑老大:自首立功“博轻判”

伍志坚辩护人认为指控黑社会罪名不能成立,理由是伍志坚与各被告人之间不是上下级关系,其认为,该团伙的真实关系是三个团伙间的犯罪合作,是一种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伍志坚与同案人没有人身依附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伍志坚总是怀疑别人要抢他生意的原因。伍志坚购买枪支是出于喜爱和防身,没有造成伤害和后果,部分还是抵债获得的,而炸药则用于开(矿)山,而非犯罪”。

辩护人认为伍志坚有自首情节,称经法律教育主动交代了制贩毒品、拘禁等犯罪事实。此外,伍还检举了同案人,应认定为重大立功;而此后也从未翻供,还写下亲笔供词。

众马仔:搬老父幼女求情

为获得从轻判决,众马仔纷纷指认伍志坚指使打人杀人和抛尸。骨干成员薛大伟称“我当时听伍志坚说,要把陈卫兵打成非要医个十年八年”。马仔陈荣彬称,“伍志坚说,韩磊要是不承认勾结外人的话,就打到他不死也残废”。

而也有马仔诉可怜求轻判。马仔杨超称“我是独子,家里只剩老父亲一个人了,12岁就没了母亲”,忍不住哭着说“在被抓前出了车祸,现在钢板还在腿里面,走路也不方便,我想我也算得到报应了吧”,“我在看守所给父亲写过5封信,但他一次都没回过”。同案人陈振光也称,“妻子知道后要离婚,留下4岁的女儿给我”。陈荣彬也跟着哭诉,“我上午被抓,下午老婆生了个儿子,请法院给我做爸爸的机会”。

黑老大母亲:目前租房独居逢源路

在“伍氏黑帮”长达四天的庭审过程中,一直留意到庭旁听的被告人家属,但始终未见到伍氏任何一名家属。一位知情律师告诉,“今天两兄弟的母亲来了”。昨日上午庭审中,一名身穿浅粉色上衣,黑裤子和粉红布鞋的白发老妇人引起了的注意。庭审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互相了解,她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黑老大出身“的哥”

老太太称,她看了报纸才知道两个儿子出事了,而前天才收到法院开庭的通知,所以是第一次来听庭。问及伍氏兄弟成长历程,老太太说“他读到高中就没读,因为那时的人也都这样”。

了解到,伍志坚最初的工作是开的士,随后转行和弟弟一起开公司。“我儿子是做大生意的,开大公司的”,老太太比划着一栋高楼,称儿子卖灯饰的时候,生意很好。试图探出伍志坚何以走上犯罪道路,老太太马上警觉起来,突然起身称忘了雨伞,一溜烟跑了出去。

老人租房独居逢源路

跟上老太太,发现她正在和一位派传单的阿姨笑着聊天。老太太说年轻时在广州一家有名的纺织厂工作,退休后还被返聘到越秀区一个机关单位,“因为我很勤奋很准时,桌面擦得很干净,领导都不舍得我走,我又干了十年”,老太太说起往事时满面荣光。

“只是儿子都不争气啊!”,老太太很自然就说到了两个儿子。她说,自己今年都70多岁了,上了年龄老记不住东西,以前还差点引起火灾。“他老爸很久前病死了,儿子又没有赚到什么钱,我只能一个人租房住,有两次下楼买菜,家里煤气还煮着菜,幸好回来得及时,煤气还嘶嘶地响着,我马上就关了大阀”。老太太哀叹到,“我那么老了,就算出什么事也没关系,就是不要害了左右邻居”。

反侦察能力不逊于儿子

据了解,这名70岁的老太太有高血压,听庭的时候还时常到外面倒水吃药,而且胃也不好,曾四次住院。面对关于其姓氏和具体住址的问题,老太太拒绝回答。但她说自己和丈夫都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儿子也是,在荔湾长大。

老太太察觉自己似乎说得太多了,没再回答问题并一个劲地往前走。试图尾随到其住处看看,从仓边路到逢源路,老太太专挑小巷,绕了很多个弯,假装不知道后面有人跟着。跟着在逢源路下了车,老太太也没有回头,而是一个劲地钻进了人口密集的菜市场。左转右转了好一段时间后,在一人头攒动的三岔路口,老太太突然加快步伐,竟在本报和同城另一家媒体的眼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连续问了附近街坊群众,都没见其去向。而警方此前称,伍志坚的反侦察能力很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