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天津出租车拒载现象高发举证难致乘客维权不

来源: 时间:2018-10-25 18:22:23

天津出租车拒载现象高发 举证难致乘客维权不易

□聚焦城市出租车乱象(一)   编者按

出租车通常被视为“城市名片”。然而,在国内许多城市,这张“名片”已经颇为暗淡。由于出租车司机营运收益低的问题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根本改善,于是,出租车司机挑活儿、拒载现象频发;百姓“打车难”问题更甚;“黑车”乘机上路,抢占了正规出租车的地盘;到头来,出租车司机的生意也就越发难做……

这种常态真的应该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吗?《法制》选取天津市作为一个样本,试图以调查形式剖析一个本该便利生活的行业,为何却成了市民生活的一大困扰。终于驶来辆空出租车,袁姗赶紧摆手。车还没停稳,司机打开右前侧车窗,抻着头问“去哪儿”,袁姗没应,拉开后车门,噌的坐上车。“问你去哪儿?”司机急了。“南京路。”袁姗答。“车子交班了,不顺路。”司机的话,袁姗并不意外,她已做好了再次“被下车”的准备。

袁姗是生活在天津的普通市民。她向《法制》苦笑称,自己已得了严重的“打车恐惧症”。每天早晚高峰,打车都令她头大两圈,“真不知这样的状况何时能结束”。

4月1日,交通运输部颁布的《出租汽车驾驶员从业资格管理规定》正式施行,其中明确:出租车司机有拒载、议价、途中甩客或者故意绕道行驶行为的,处50元以上200元以下罚款。

但这样的规定并未让袁姗有丁点兴奋。“不会起太大作用。”袁姗称,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乘客遭遇拒载后,拿出证据实在太难,想通过投诉解决“几乎是不可能”。

天津出租车拒载问题是否真如乘客形容的如此严重?《法制》进行了调查。

乘客

拒载愈演愈烈,对解决不抱希望

4月16日下午4时左右,以乘客身份在卫津路打车前往天津站,可谓“出师不利”,被拒载了两次,最终坐上了第三辆车。

“一听天津站就头疼,路上堵不说,绕到地下停车场排队太费时间,直接在车站上面,又不让拉活,一趟下来太不划算。”第三辆车的“的哥”道出了不愿去天津站的理由。

刚到天津两个月的杨洁女士告诉:“短短两个月,我一共打车7次,被拒载4次。”“我坐上车了,告诉司机地方,他可能觉得堵车不赚钱,就不想去,随便说了个借口,请我下车,有的甚至直接说‘下车,不去’!”

南开大学的张铮同学也想起了伤心往事:“一次打车赶去考试,连续拦了3辆车都被拒载,最后还是坐公交去的,迟到了好长时间。”

乘客刘凡还遭遇过司机将车门锁上的情况:“人家根本就不给直接上车的机会。碰上这种情况,我们只能透过车窗问司机:××去吗?至于去不去,则完全由司机说了算。”

说起拒载,60多岁的天津市民张先生无奈地告诉:“以前打车遇到拒载是少数,可现在却越来越严重。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腿脚不利索,打车也是图个方便嘛,原本以为是老人,司机会稍微照顾一点,尊老爱幼嘛,可事实不是这样,所以我宁愿坐公交车了,公交车上还有好心人能让个座。”

曾在天津市街头随机采访了55人,其中51人表示被出租车拒载过,而表示经常被拒载的有48人。遭遇拒载的51人中,只有一人投诉过,后来因为缺少证据不了了之。对于拒载原因,乘客也心知肚明,“近、堵、偏”是主要原因。

又对南开大学50名大学生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显示超7成同学遭遇过拒载。吃惊的是,50名大学生无一例外,没一个投诉过。在不投诉的原因中,“觉得麻烦”和“认为投诉了也没效果”占了70%,还有22.5%的人不知道维权的方式。

大部分接受《法制》采访的乘客都认为投诉没用,他们虽然“很气很伤心”,但也都习以为常了。

上班族李先生道出了大多数被调查者的心声:“这种现象要彻底解决是不可能的,就算有所好转,也只是一时的。刚开始遇到的时候很生气,特别想好好跟司机理论一番,可是遇多了也就习惯了,无所谓了,计较再多也没用。反正车也多,多打几次总能打到。”

司机

“车是自己的,不怕被投诉”

4月17日中午,以关注拒载问题的乘客身份,和几位路边休息的“的哥”聊了起来。对于以“交接班为理由”拒载,一位“的哥”的解释是:“我们得守时啊,时间定在那,只能准时或提前,如果今天推迟10分钟,明天再推迟10分钟,这还有规矩吗?”

一位“的哥”的回答则更直接:“有的司机确实是交班不顺路,但有不少还是‘挑活’。天津和其他地方不一样,这车是我们自己的,只是挂靠在公司上。不像其他省市,车是公司的,每个月必须要交‘份子钱’,所以他就必须多跑路,才能赚钱。”

“的哥”们也都直言,最不愿意去距离近、易堵车的地方,还有偏远的郊区和车站。他们说:“近的地方也就10块钱左右,为了这点钱还得在路上堵几十分钟,油价高涨,那不是损失吗?还有郊区,人太少,回程没有乘客,这一趟太不值。”

对于乘客的投诉,几位司机也坦言,乘客基本拿不出证据,投诉完全没意义。再者,大部分人选择乘出租车就是为了节约时间,也就不愿意花时间大费周折去投诉。

一位“的哥”心直口快:“我们不怕投诉,真遇到了,我就说我当时肚子疼,身体不舒服,你有什么办法?何况这车是我们自己的,我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不去,谁管得着?有时候多给点钱我们还可以考虑一下。”

不过一位司机也称,其实还是需要靠良心来挣钱。“你在这些方面耍心思,说不定在其他地方就栽了。”他风趣地说:“天津的司机大多数还是有良心的,但是,小部分人会‘挑活’,追求利益最大化。不过好像全国每个地方或多或少都有这么一些现象。”

“的哥”们建议,车辆高峰期时,如果要去车站或堵车严重的地方,都不要乘坐出租车,最好提前三四个小时出门直接坐公交车。

管理部门

乘客维权成功希望相当渺茫

在国内一些知名站上,有不少友对天津出租车拒载现象抨击“吐槽”。天津本地媒体也经常对此关注和采访,但结果无一例外,未获实质进展。

尽管在节假日等特殊时期,天津市客管部门也会采取明查暗访等方式,加大对出租车的管理力度,并曾对拒载的案例通过媒体公开曝光。

“但这样的管治效果可以预见,只是暂时性的,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市民袁姗称。

就天津出租车拒载“高发”问题,《法制》向天津市客运交通管理办公室求证,稽查处负责人接受采访称,黑出租、多收费、拒载是该部门接案率最高的三类现象,而对拒载的投诉处理最难,成功率最低。

“成功率究竟有多低?”问。

“没有详细的统计。”这位负责人表示。

“能否提供拒载投诉成功的近期案例。”称。

稽查处一位王姓科长在新近发布的案例中,仅找到了一例。

稽查处负责人解释说:“乘客和出租车司机会各执一词,乘客往往提供不了直接证据,难以认定。即使存在拒载事实,部分司机也坚决不承认或是找借口辩解,让我们查处起来非常困难。”

又问:“这起拒载投诉案例之所以成功,是乘客拿出了证据?”

这位负责人笑了下,并摇了摇头。他表示,是出租车司机认可了拒载行为。也就是说,司机如果不认可,乘客的投诉还是不会得到满意的结果。

那么,如果当乘客打车时,司机就是不载客怎么办?稽查处的王科长给出的建议是,坐上车拨打110。但他也表示,不是叫110都能解决,很多情况下警察来了,双方各执一词,投诉还是会失败。“当然,如果乘客投诉时有旁证,比如不认识的路人等没有利害关系的人,可以提高投诉成功率。”

“目前,在天津登记在册的出租车达3万多辆,大多数经营牌照实际上由个人所有,挂靠出租车公司经营。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只能对其个人进行教育,尤其是对于多次接到投诉的司机,将其作为重点监管对象,加强教育。”稽查处负责人称。

在这位负责人看来,出租车拒载,有些时候,乘客也有。“一些乘客为了防止司机绕道行驶,与司机议价,这样一来,如果乘客给出的价钱司机无法接受,便造成拒载。”

还了解到,针对出租车违法经营的问题,天津客管部门将逐步在出租车上安装GPS定位系统和摄像头等技术手段。遇到乘客投诉,将可以直接调取相关证据。

但是,“录音录像是否侵犯了乘客的隐私权,还值得商榷”。这位负责人有所担忧。